重聚阁 > 玄幻小说 > 摄政大明 > 第1507章.赢者通吃.
……

……

众目睽睽之下,吕德公然登场、直接打断了朱和坚的公开讲话,还拉着朱和坚附耳低语,可谓是有失体统、态度鬼祟,也损害了朱和坚本人的形象。

但朱和坚完全无法责怪吕德。

因为,就在这短短几天时间之内,吕德已经完全赢得了朱和坚的信任。

此前,皇庄势力与缙绅势力辩论之际,之所以是掌握到了江南各大缙绅家族的真实财产数据,进而是在辩论期间占据了极大主动,就是得益于吕德所提供的情报资料。

吕德所出身的吕家也是江南缙绅集团的一员,他本人则是赵山才之后的江南学子领袖,他的祖父吕思瑞明德先生,更是江南缙绅集团许多关键人物的授业恩师。

借助这几层关系,吕德对于其余各大缙绅家族的真实情况自然是知根知底。

也同样是因为这几层关系,江南缙绅集团对于吕德的态度极为宽容、也极为放心,哪怕吕德公开投靠于七皇子朱和坚门下、为七皇子朱和坚各种出谋划策、协助皇庄势力与江南缙绅集团为敌,江南缙绅们也基本不会责怪吕德。

毕竟,当年诸葛亮殚精竭虑的效忠于蜀国,却并不影响他的兄长诸葛瑾效忠于孙吴,更不影响他的从兄弟诸葛诞效忠于曹魏。

对于缙绅士族而言,鸡蛋不应该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七皇子朱和坚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大明皇帝,他的心腹之中理应存在一位江南缙绅集团的代言人。

所以,对于吕德投靠七皇子的事情,江南缙绅们大多是秉持着一种视而不见的默契——若是没有吕德主动投入七皇子门下,那么江南缙绅集团也会默契安排另一个合适人选投入七皇子门下。

这就是士族们传承了上千年的政治智慧,也是周尚景不愿意完全信任他们的真正原因。

不过,在江南缙绅的默契之中,吕德投靠七皇子之后,对于七皇子的支持理应是有所保留的——你可以不遗余力的效忠于七皇子,你甚至可以协助皇庄势力与江南缙绅集团争锋相对,即便是对江南缙绅集团的现有利益造成了一定损失也可以理解,但前提是你不应该掘断江南缙绅集团的利益根基!

而江南缙绅集团的利益根基,就是他们的名下田产!

这般情况下,吕德把江南各大缙绅家族的真实田产情况毫无保留的告知于七皇子朱和坚,无疑是一种严重越线的行为,堪称是自绝于天下缙绅。

只要朱和坚事后把吕德的这种行径透漏出去,别说吕德本人了,就算是整个吕家也将是四面楚歌、无法立足,很快就会面临江南缙绅集团的全面报复,到时候不仅是家世迅速衰落,就连断子绝孙也是一件极有可能的事情。

而朱和坚笑纳了吕德的这件投名状之后,不仅是满意于吕德毫无保留的效忠,更是自认为掌握了吕德的生死命运,自然也就把吕德视为心腹了。

对于自己的心腹,尤其是吕德这种机敏聪慧、才华横溢的心腹,朱和坚还是较为宽容的,所以朱和坚并不会责备吕德此时的失礼行为。

更何况,朱和坚很清楚吕德是一个知分寸、懂进退的聪明人,若不是收到了极为关键的消息情报,吕德也绝不会当众做出这般唐突行为。

所以,看到吕德快步奔到自己面前,想要对自己附耳低语之后,朱和坚也立即就中断了自己的当众讲话,侧身仔细倾听吕德的秘密禀报。

再然后,朱和坚就更加顾不上责备吕德的失礼与唐突了。

因为吕德接下来所汇报的消息,远比他预想之中更为严峻!

*

“七皇子殿下,大事不妙了!瞻园失火,有人想要烧死那些关押于瞻园地窖之中的‘嘲风’死士!”

听到吕德的禀报之后,朱和坚面色大变,甚至忍不住身体轻轻一晃,竟是险些当众摔到!

今天的南京城内,共有两件大事同时发生。

第一件大事,自然是夫子庙内的这场公开辩论,缙绅势力与皇庄势力的当众交锋。

至于第二件大事,则是发生在瞻园之内,“嘲风”死士被贱籍们抓到了一批活口之后,这些被俘的“嘲风”死士就一直被关押于瞻园地窖之中,而就在夫子庙内举办这场公开辩论进行的同时,瞻园之内也正在进行一场三方联审,由大学士霍正源、南京镇守太监席成、南京守备徐盛英三人联合审问那些被活捉的“嘲风”死士。

这件事情,对于朱和坚而言同样是关系重大,一旦是任由那些被俘的“嘲风”招供出了他们与朱和坚的真实关系,那朱和坚就必然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朱和坚也在瞻园那边留下了后手,也就是自己的随侍太监、精通明朝律令的贾伦,让贾伦代表自己旁观这场三方联审。

贾伦对于明朝法令的娴熟,即便是六扇门的官员也是少有人及,再加上南京镇守太监席成的全力协助,必然可以轻易拖延这场三方联审的进度,也可以让朱和坚从容结束夫子庙这边的公开辩论之后,再赶往瞻园那边插手三方联审之事。

在一开始,朱和坚的这项计划也算是顺利,虽然霍正源带来了一位同样精通明朝法令的青年俊杰江正,但贾伦对于明朝法令的熟悉程度却并不弱于江正多少,两人谁也无法压制谁,反而是更为顺利的实现了朱和坚的拖延计划。

但现在,有人突然想要放火烧死那些关押于瞻园地窖之中的被俘“嘲风”死士,无疑是彻底打乱了朱和坚的如意算盘。

于是,朱和坚连忙追问道:“是何方势力在瞻园放火?瞻园之内目前局势如何?”

对于那些被俘的“嘲风”死士,朱和坚自然也想要杀人灭口,也一度制订了详细计划,但老奸巨猾的周尚景却是抢先一步推动局势,把那些被俘“嘲风”死士尽数关押于朱和坚所居住的瞻园。

这样一来,朱和坚为了避嫌,反而是不敢把眼皮子底下的被俘“嘲风”死士灭口毁证了,因为朱和坚很清楚德庆皇帝的手段,随他赶来南京城的百余禁军之中,绝对安插着德庆皇帝的眼线,若是朱和坚杀人灭口的事情被德庆皇帝的耳目察觉了痕迹,朱和坚事后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朱和坚很清楚,瞻园地窖失火之事绝对与自己无关。

而朱和坚的首先怀疑目标,自然就是周尚景了。

与此同时,朱和坚更为关心瞻园内的目前局势。

吕德摇头苦笑道:“目前情报还无法判断究竟是何方势力放火,但在三方联审期间,有人想要放火烧死那些被俘‘嘲风’死士,这种事情自然是引发了极大反弹,也引起了极大乱象!

首先是南京守备徐盛英大为震怒,当即就下令封锁瞻园、派人到处搜捕放火之人!而镇守太监席成则是不愿意任由徐盛英全面控制瞻园,已经召来锦衣卫与南京守军对峙了!还有大学士霍正源,更是召来许多人手,想要趁乱夺回受您控制的那个悍匪胡枭,同样占据了瞻园一角!

而就在这三方势力僵持不下之际,护送您前来南京祭祖的禁军千户李勇,则是毫无预兆的拿出一份陛下密旨,宣称陛下赐予了他临机决断之权,要求中止三方联审之事,而那些被俘的‘嘲风’死士则是要由他们禁军立刻押送返回京城,交由陛下亲审此案!”

顿了顿后,吕德面现思索之色,表情也是愈发凝重,冷声道:“然而,引发这一切乱象的瞻园地窖那场火势,却并没有烧死烧伤任何一个被俘的‘嘲风’死士,火势至始至终也不算大,显然幕后之人一开始就不打算烧死这些人证,反而是想要利用这场火势引发乱象,引出陛下在您身边安插的耳目,也引导局势把这些人证尽快送往京城中枢交由陛下亲审……

从这方面来看,此事还是周尚景幕后指使的嫌疑最大,但霍正源也有可能,因为他想要趁乱夺回此前落在您手中的胡枭!毕竟,那个胡枭所掌握的情况,对于‘赵党’而言极为致命,他选择铤而走险、火中取栗,也是理所当然!”

听完了吕德的禀报与分析之后,朱和坚自然是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立刻插翅飞往瞻园控制局势。

那些被俘的“嘲风”死士决定着朱和坚的生死命运,把这些人证留在南京审问,事情还有补救余地,但若是这些被俘的“嘲风”死士被德庆皇帝的心腹禁军即刻押往京城中枢、交由德庆皇帝亲审,这件事情就会彻底超出朱和坚的控制。

所以,朱和坚现在必须立即中断自己与宋继诚的辩论!

思及于此,朱和坚转头再次看向宋继诚,扬声道:“宋公子,刚刚收到消息,瞻园那边突然失火,引发了一系列乱象,所以你我二人的辩论还是到此为止吧!事有轻重缓急,我现在必须即刻赶回瞻园主持大局,至于南京六部是否应该重启之事,还是容后再议,如何?”

说话之际,朱和坚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态度软化。

但宋继诚则是不依不饶,愈发的态度强硬了:“请问七皇子殿下,瞻园失火可有人员伤亡?瞻园那边是否有人主持大局?”

听到宋继诚的询问,朱和坚不由表情一滞,稍稍沉默后答道:“倒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瞻园那边也有人主持大局。”

瞻园那边的局势变化与德庆皇帝的密使有关,而且这一系列的事情极有可能乃是周尚景连环计的其中一环,所以朱和坚这个时候也不敢当众说谎,否则他的谎言极有可能会被宋继诚当场拆穿,到时候更难收场。

宋继诚闻言之后当即笑道:“殿下刚才所言有理,事有轻重缓急,既然瞻园那边失火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也有人坐镇瞻园主持大局,所以这种事情并不算紧急,而夫子庙这边的事情却是万众瞩目,学生认为不应该是草草了结……”

宋继诚的话未说完,夫子庙内再次异变突起。

一名似乎是南京府官员身份之人匆匆奔进场内,大声道:“各位,大事不好了!南京城内……民变了!”

一言出,满堂惊!

民变,自古以来就是十万火急的重大事件!

更何况,这场民变还发生在六朝金粉地、明朝陪都、拥有百万人口的南京城内。

朱和坚又是一惊,连忙大声追问道:“民变?怎么回事?有多少百姓参与了民变?”

那个禀报消息之人急声解释道:“百姓们不满于生活物资匮乏、商贾们又纷纷是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所以有一部分百姓开始聚众冲击南京城内的各大粮行药店、强夺粮食药材,目前参与这件事情的百姓还不算多,但这种事情很容易召来更多百姓效仿,到时候冲抢粮行商铺的百姓越来越多,局势就要彻底失控了!”

听到详细消息之后,即便是机敏冷静如朱和坚,也要稍稍慌乱一瞬。

但另一边,宋继诚却是反应迅速,就好似早就猜到此事会发生一般,当即就大声建议道:“殿下,正如学生此前所言,南京城内民心思变,各大衙门却又相互掣肘,这种时候必须当机立断!即便是不能尽快重启南京六部协助南京城内各大衙门维稳民心,也应该是快刀斩乱麻,拿出一个办法彻底平息民怨,否则等到局势进一步恶化,就要来不及了!”

很显然,宋继诚此时抛给了朱和坚两个选择。

或者,你需要重启南京六部,让朝廷中枢的收权计划遭遇失败的风险,而且重启南京六部之事极为繁杂,一定会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所以瞻园那边的事情你也别想要处理了。

或者,你就要快刀斩乱麻,立刻颁布命令,惩处那些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奸商,否则就无法稳定民心!

当然,这些奸商绝大多数都是“联合船行”的加盟商贾,所以“联合船行”一定会在你的命令之下遭受重创。

与此同时,又因为朱和坚需要尽快返回瞻园控制局势,不能亲自插手奸商惩处之事,所以惩办奸商之际的具体细节就只能交给别人负责了,到时候朱和坚名义上是颁布命令之人,但“联合船行”的好处却是碰也别想碰,更没有机会在具体操作之际稍稍留下一线余地、事后也是绝无机会与赵俊臣缓和关系,只能变成赵俊臣的死敌!

事实上,朱和坚这个时候根本没得选。

就像是最初预测一般,朱和坚的垂死挣扎,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传我命令,立刻查封南京城内所有哄抬物价的各类商铺……”

最终,朱和坚冷脸咬牙,大声宣布道。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